三国杀 - 曹植

相煎何太急

曹植,字子建,沛国谯县人,生于东武阳(今山东莘县,一说鄄城),是曹操与卞夫人所生第三子。因为特别有才而受宠,曹操好几次几乎要立曹植为太子。然而,曹植恃才放旷,文人气浓、常常任性而行而不注意修饰约束自己,做出了几件让曹操很是失望的事。最终曹操对曹植失去信心,立了曹丕为太子。曹操死后,他的哥哥曹丕当上了魏国的皇帝。

曹丕是一个忌妒心很重的人,他担心弟弟会威胁自己的皇位,想借机除去断绝后患。于是曹丕便要曹植在七步之内作出一首诗,主题必须为兄弟之情,但是全诗又不可包含兄弟二字,以证明他写诗的才华。如果写不出,那就等于是在欺骗皇上,便可以欺君之名把他处死。

曹植知道哥哥存心要害死他,又伤心又愤怒。所幸他才思敏捷,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努力地想着想着,便有了这首《[七步诗](https://zh.wikipedia.org/zh-hant/% E4% B8%83% E6% AD% A5% E8% AF%97 “七步诗”)》: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七步成诗,虽可证明曹植的确才高八斗,但内核却是兄弟相残的悲情故事。自古以来,凡涉及到夺嫡之争,无不血流成河。哪怕是唐太宗,也有玄武门事变难以抹消。

立长不立贤

立天子不使诸侯疑焉,立诸侯不使大夫疑焉,立嫡子不使庶孽疑焉。

古代皇帝通常立嫡系长子为太子继承皇位,这是古代智慧的精髓,其核心原因是因为长子与否是绝对的,而贤明与否的标准太难确定。如果不立长,那么就容易造成九子夺嫡的悲剧,即使成功者登上皇位,但是他也是踩着同胞兄弟上位的,上位之路血腥无比。而立长不立贤的作法,直接断绝了庶子们的妄想,避免皇族内部因争夺皇位而内讧,希图借此保持皇位交替的相对稳定。

但是,皇帝制度建立后,围绕皇位继承的残酷斗争即与之俱兴,宗法制度不断受到冲击。历史上不断出现骚乱、争议、政变、兵变、谋杀、篡位等。直到清朝雍正元年,雍正下诏宣布废除预立嫡长为太子的制度,改用 “密建皇储” 的办法。选立继位人不以嫡、庶、长、幼为条件,而以是否具有统治才能和是否符合统治者的根本利益为原则,从而扩大了对皇帝候选人的选择范围。这是对皇帝制度的重大改革,尽管此时大清王朝已经接近历史颠峰。

还珠格格 - 乾隆

中国古代皇帝制度始于秦,终于清,前后历时两千多年,虽然几度改朝换代,但并无本质变化,根本原因还是受时代的生产能力不足约束,可使用的自然资源有限,而帝王制度可以控制和指挥着整个封建国家机器得以高速运转,虽然背后有着无数残酷的斗争。

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这个封建王朝的规则似乎又在币圈重演。比特币因是第一个成功的数字货币而占据龙头,Bitcoin Core 因抢得 BTC 的名称而占了市值虚高。而这,是否真的理所当然?

数字乌托邦

相对于古代各国对现实资源的争夺的残酷,现代社会的竞争则要文明了不少。技术的进步和发展,特别是网络技术的应用,让全世界的人们都联结了起来,让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可以自由的表达,自由的传递,进而很大程度上消解了统一的集中化的机构(如政府、政党或企业)对个体的控制和压抑,亦形成了一个由世界各地的人协同参与的数字乌托邦。

这种思潮影响到软件开发领域,让软件不再是冰冷的生产力工具,它也成为了人们表达和捍卫自由的工具,成为了对抗统一的集中化机构对自身自由侵犯的武器。回顾 20 多年的开源软件运动,无数人前赴后继持续贡献,产生了大量的开源产品,为社会整体创新贡献了巨大的力量

得益于 Github 之类的服务的流行,要创建一份代码的副本无比地轻松,只需轻轻点击 Fork 按钮即可复制到自己的代码库并进行修改。毕竟,在计算机的世界里面,复制生成一份完全相同的记录并非难事,而这,恰恰是比特币的特别之处:通过引入工作量证明的方式,通过经济的手段来解决在网络上的重复消费的双花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不少人会将开源软件 (Open Source) 运动和自由软件 (Free Software) 运动混为一谈,加密朋克社区里面对前者嗤之以鼻的也大有人在,因为 Open Source 的提出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解决 Free 一词的多意性词,对商业软件更加友好。而在自由软件支持者看来,商业天生有向垄断发展的趋势,会有集中化的趋势,而这 与社群的自由意志格格不入

自由软件

点对点,货币系统,开源软件,加密技术…… 这些特性使得比特币一出来就自然而然地得到加密朋克们的青睐,中本聪匿名的状态更被一些无政府主义者视为偶像的化身。诚然,这些人在比特币成长初期给予了不少帮助,但也让比特币受去中心化的执念所困,久久不能扩容成长,差点酿成大错。

回头再看比特币的扩容历史,就愈发让人感叹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一旦觉得链上扩容不可能,那么比特币就必须只能做成单一的功能链,从而慢慢定位于数字黄金;而一旦只作单一功能链,那么各行各业各就需要各自开发自己的功能链,于是 ETH 出来了,EOS 出来了,OKT 出来了,一夜之间仿佛万链齐发,一片繁荣,ICO 和 Defi 之类的概念炒作给这种万链齐发的生态提供了金融逻辑,更是促成了整个现在币圈的乱象。归根结底,还是比特币扩容之争的蝴蝶效应影响了整个现在币圈的发展轨迹。

开发者是资源,用户亦是资源。对于区块链的应用来说,如何吸引开发者构建应用吸引更多用户才是关键,而非在交易所里面对着一堆空气的符号高抛低吸玩博傻游戏 (看看最近 [Fcoin 的真相声明](https://fcoin.zendesk.com/hc/zh-cn/articles/360043503273-FCoin% E7%9C%9F% E7%9B% B8 “FCoin 真相:通往地狱的路由善意铺成”)) 吧,类似的故事时常在币圈上演着)。数字货币相对传统金融其实还非常弱小,币圈现在万链齐发的乱象,一方面是不相信比特币本身的巨大潜力,另一方面是不少人为了一己之利另起炉灶。而每一次拆分、每多一条新链,事实上就是在削弱着数字货币革新传统金融的力量。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当大家明白链上扩容的可能性后,就会明白,其实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的功能链,万链归一才是自然而然的结果。而不管从正统性来讲、可行性来讲、信用性来讲、政治中性立场来讲、专利保护来讲,目前只有 BSV 能成为那个最终的公链。

there-is-no-folk

这也是 BSV 经常被无端诋毁的原因之一,因为 Metanet 大业一成,其它的 Shitcoin 将无存活之地。皇子之间为了上位尚且不顾同胞之情而互相残杀,如今中本聪亲自归来掀币圈桌子,币圈那些欺诈犯们,又怎能咽下这口气呢?只可惜,他们
螳臂挡车以为下架 BSV 就能阻止比特币的成长,最终不过贻笑大方罢了。

如今 Bitcoin 创世重生,Metanet 锋芒展露,现在这个混沌状态将很快结束了。

接下来将会进入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且待我邱少先卖个关子,下一篇再慢慢道来。

开源比特币

比特币是开源的,这很自然,也理所当然。只是这其中的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想透。

中本聪以 MIT 协议的方式开源了比特币的代码,这意味着作者只想保留版权,而无任何其他限制。注意,这是由作者的意愿来决定的。如果作者决定公开软件代码,甚至将其授权为自由软件,那么这仍然是 作者的权利

比特币只有作为一个代码开源的系统才能运行得最好,因为比特币就是货币,货币最重要的方面是信任,为了让这一点成立,人们需要能够审视其中,从而明白相信这套货币背后没有什么隐藏的东西。也只有这样,人们才能够信任这个系统并没有设置什么后门。

同时,开源的代码,对于安全软件进行分析并迅速发现漏洞至关重要。绝对安全是不存在的,也不现实,一个有足够资源的攻击者总是可以绕过控制,我们需要密码学界分析系统并找出漏洞。如果不能方便地查看代码进行审计 (Code Auditing),我们只能遇到那些受利益激励吸引过来的恶意攻击者。闭源代码并不能阻止这些个人和组织尝试挖掘漏洞,只会阻碍白帽专家发现其中的潜在风险。一个系统越简单,秘密越少,它就越安全

但比特币并不是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是一个为了反对霸权的自由软件,它被设计成一个开放的协议,以便任何组织都可以在此基础上建设和创建商业应用程序。这也是比特币一开始就选择了 MIT 开源协议的原因,因为它对商业使用的限制极少。虽然比特币的设计需要使用开源软件来公开发布,比特币是 纯粹的资本主义。它在现行法律的框架下运作,并且它不会形成一个崩溃社会的反政府、无政府主义价值观。​​​

公共数据集

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开源软件并不意味着这些软件所产生的数据集也是同样无版权限制的。事实上,比特币诞生时已经有了 开放资料库授权 的草案,而中本聪选择的 MIT 协议并不包含其在内。

这意味着,在没有经过中本聪同意的情况下,擅自更改比特币的区块和交易结构的做法,事实上是一种侵权行为

上面的逻辑或许有些人会一下难以理清:比特币的交易数据是用户生成的,比特币的区块是矿工打包的,比特币的网络是没有中心的,怎么能说数据的版权归中本聪呢?

事实上,比特币的分发是 2009 年就已经确定的。中本聪通过定义了明确的数学算法,使得比特币的总数不超过 2100 万枚,并通过挖矿的形式变得可以流通。只有遵循博士稳定协议约束的矿工,才有权利分到比特币,才享有使用该数据集的权利。BTC 在 2017 年加入了 Segwit 改变了交易结构,BCH 在 2018 年加入了新的 OP_CODE checkdataverify ,他们公然违反了中本聪公布的稳定协议,属于违约或侵权行为,中本聪有权不让他们使用分发比特币的这个数据集,尽管这个权利是否使用是他的自由。

举个例子,MySQL 数据库软件是开源的,但各公司使用 MySQL 产生并保存的数据属于该公司所有,例如微信用 MySQL 保存用户产生的数据的利用权属于腾讯而不属于 MySQL 母公司 Oracle 所有。根据《腾讯企业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所述,“除非法律允许或腾讯书面许可,用户使用微信软件过程中不得 “对本软件(微信软件)或者本软件运行过程中释放到任何终端内存中的数据、软件运行过程中客户端与服务器端的交互数据,以及本软件运行所必需的系统数据,进行复制、修改、增加、删除、挂接运行或创作任何衍生作品,形式包括但不限于使用插件、外挂或非腾讯经授权的第三方工具 / 服务接入本软件和相关系统。” 这也为后来 华为与腾讯的数据之争 埋下了伏笔,也是近来 微信限制字节跳动 “飞书” 链接,移动办公成巨头新战场 的起因。

如果说中本聪要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让你觉得可笑的话,很遗憾,这说明你已经受无政府主义的思潮毒害不浅了,毕竟这个圈子里太多的人叫嚣着 宣传着 “私钥就是一切” 的谬论。事实上,整个人类社会都是建立在法制基础上才有共同规则可言。自然法是在文明中生长出来的对于各类情况的统一认识,并且本身也具备可进化性和可适应性,试图依靠纯粹的技术来解决所有问题的想法其实非常愚蠢,毕竟,在一个弱肉强食的无秩序社会里面,当你被枪指着脑袋的时候,什么技术都会变得不好使。而当你连自己的私有财产都无法保护的情况下,这样的社会真的会有前途么?

这也是 BSV 能对企业和政府友好的原因,不是去试图讨好企业和政府,而是比特币的运作机制本身就是在现行法律下运行着,并不偏不倚如实记录着一切。而这一切,都可以被后人所审视。

数据归属权

上一节里提到的华为与腾讯因微信数据而起的数据之争,其实引申出一个更深层的问题:用户通过应用所产生的数据,究竟属于谁?刘晔律师写的这篇 简论医疗大数据的法律规制 文章,或许能给大家一些启发:无论是比特币的交易记录,还是用户的聊天信息,它们都类似于医院的病历。那么,病历的所有权是应该属于医院、医生还是病人还是包括 CT 制造商呢?

数据的归属权不确定,这是现有互联网所缺失的一环。我们用微信和 QQ 聊天,我们用微博发表自己的感慨,我们用豆瓣记录影评,我们用网易云音乐标记喜欢的歌曲,这一些我们所产生的数据形成了一个个信息孤岛,却无法按自己的意愿去自由导出迁移。不仅如此,数据的存储方还可以分析用户的数据进行精准的广告投放,而用户却无法从中受益。

这也是 Metanet 希望能改变的:明确数据的归属权。Metanet 上的每一笔交易都通过私钥签名而无法伪造,而配合着 PKI (Public Key Infrastructure,公钥基础架构) 和 CA (Certificate Authority,数字证书认证机构),可以在保护个人隐私的情况下确定数据的持有者是谁,从而保证用户之间在网上传递信息的安全性、真实性、可靠性、完整性和不可抵赖性。用户以授权许可的方式共享自己的数据给其它应用,亦可在应用解析数据给予反馈后撤销授权,而这些,同样是以比特币交易的方式记录在 Metanet 上无法抵赖的。

诚然,上面所说的还需要许多开发者共同努力、做出更简洁的应用才能让更多的用户方便使用,但背后的道理并不难理解。EDI(Electronic Data Interchange,电子数据交换)的发展已经至少经历了 20 多年,它用一种国际公认的标准格式,形成结构化的事务处理的报文数据格式,通过计算机通信网络,使各有关部门、公司与企业之间进行数据交换与处理,并完成以贸易为中心的全部业务过程。这些信息,是 Metanet 上源源不断的交易的源泉,我们从不久前美国医疗数据公司 EHR Data 与 nChain 合作,推出医疗隐私数据库 里,已经看到了这个趋势。

回到文章的开头,曹丕为了巩固自己地位不惜加害曹植,本质上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占有足够的资源,但要成就一番伟业,光靠耍那些小聪明是远远不够的。比特币 SHA256 矿机挖矿所消耗电力的是资源,Metanet 上不断积累的信息亦是资源。如今,一方面 BSV 内修贤德不断提升以容纳万物,另一方面中本聪初心不改坚持不懈欲以正其名义,萝卜与大棒双管齐下,距离 BTC 这个庞氏骗局泡沫破灭还有多久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喜欢本文的话,欢迎关注本公众号,或者打赏比特币至 [email protected] 或者 1GT6fnb7zbtzjy9pC3iyEwdpg11ax9nRst 请我喝杯咖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