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开屏

在这个叫春的季节里,万物吐翠,百花争艳,动物们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这也是孔雀交配产卵繁殖后代的季节,雄孔雀受到身体内的生殖腺分泌性激素刺激,纷纷展开它那五彩缤纷、色泽艳丽的尾屏,不停地做出各种各样优美的舞蹈动作,试图吸引雌孔雀获取芳心。孔雀开屏为春天增添了不少浪漫的气息。

孔雀开屏还有另外一种情景:在遇到敌人而又来不及逃避时,孔雀便会突然开屏,然后抖动它 “沙沙” 作响,由于尾屏上很多的眼状斑随之乱动起来,敌人畏惧于这种 “多眼怪兽”,也就不贸然前进了。这时的孔雀开屏,也是一种示威、防御的动作。

算力信号

孔雀的尾巴和矿工的算力这两样看起来八竿子打不著边的东西,其实有着相同的道理。矿工的算力就像是孔雀的尾巴那样,可以用于对外释放信号。在一个没有绝对中心的世界里,矿工通过算力计算打包出合法的区块,然后广播给其它矿工,在这个过程中,矿工的算力越大,相同时间内计算出块的概率越高,向外传递出来的信号就是:你看,我的算力很强很稳定 (尾巴很长很漂亮),我能比其它的活得更长久。

注意我这里说的比其它的活得更长久这话,这其实是一个进化领域的博弈概念。公孔雀有着长长的大尾巴,母孔雀也喜欢尾巴大的公孔雀,尾巴越大越好,这样更容易被母孔雀发现,母孔雀也会觉得孔雀的尾巴越长越性感。但是问题来了,公孔雀为什么不干脆都长五米长的尾巴呢?答案很简单,因为孔雀的尾巴是个累赘,如果自然界中孔雀尾巴长那么长的话,它们的行动力将受到很大限制,很快就会变为别人的盘中餐。所以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传递一个信号:一方面,公孔雀的尾巴需要尽可能的长,以表明它很健壮;另一方面,在足够健壮同时,又能保持足够的灵活性而没有被这长长的尾巴所限制。

矿工的算力也是一样的,它呈现的是当前矿工算力在整个网络的占比情况,你占有的算力越多,就越容易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这也是为什么比特币矿工不能作恶去双花的原因,因为小算力即使想双花也常常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大矿工要作恶是很容易被抓住的,一个作了恶的矿工就像是一只长了五米尾巴的孔雀,在投入了无数资源去做 hash 计算的无用功后(要计算合法区块时的 hash 计算就是在做无用功。这就是这个系统的意义所在,PoW 的奥义就是让 ASIC 矿机做无用功来增加其沉没成本),为了一杯咖啡的钱而让自己之前的投资打水漂并不符合矿工趋利的原则。

影响矿工打包收益的因素还有很多,比如根据交易类型采取不同的打包策略,以及提高与其它矿工的连接紧密度等。对于长期投入的矿工来说,应该合理地分配有限的资源全面提升避免短板,而不是一味地增加算力长一条畸形的长尾巴。

喜欢本文的话,欢迎关注本公众号,或者打赏比特币至 [email protected] 或者 1GT6fnb7zbtzjy9pC3iyEwdpg11ax9nRst 请我喝杯咖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