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链归一

这里说的链,是指目前所称的区块链,包括比特币以及比特币的各个分叉链,以及 ETH、EOS 为代表的所谓公链,还有联盟链、私有链如摩根大通、Facebook、Twitter 等等拟发的公司链, 以及各个交易所平台声称要发行的平台公链等等, 当然也包括链上的币。我说的万链归一,是指上面所有这些链都将归为一条链或一条主链。归一包括两个归一,一是价值的归一,即所有这些链的价值都将被一条链所吸收,即只有一条链的币形成通用的交易媒介或通货或货币;二是数据的归一,即所有这些链的数据都将向一条链集中,由一条链提供算力安全保护与存储,不过强调一点,归为一条链的数据不一是都是原始数据,数据哈希亦是,当主链只存数据哈希时,则原始数据可存于其他地方,但与主链上的哈希形成一一映射,以保证原始数据的不可篡改。价值与数据的归一,本质上就是区块链的功能归一,也就是所有这些区块链的核心功能都将归一到一条链上去完成。当归一后,区块链的概念可能消失,取而代之是能够统摄所有这些无数条区块链的唯一概念,这个唯一概念类似互联网(Internet)但超越互联网,或许是 Metanet 即元网,不过这是后话。

要说清楚万链为什么归一,颇为不易,先从区块链的起源和概念说起。

区块链

区块链技术所要解决的是困扰计算机技术界多年的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即互不通信的多方如何为实现同一事务达成一致?又叫拜占庭将军问题。这一问题在人类的现实社会亦存在,即散居各地、互不买账、互不交流的人群如何形成一个统一的秩序或国家类实体?轴心时代以来,人类大致发明了两种技术以实现秩序,一曰古希腊罗马以来的选举制,二曰东方始皇帝以来的君主制,两种制度互有优劣,不论,但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有一个中央决策与执行机构,以保证散居各地的人们可以通讯,从而形成秩序化结构。

计算机世界里,需要多方共同实现的事务莫过于数据的传输与存在了,即如何保证你接收到的数据与原始来源数据是一致的,是未经篡改的?换成社会领域,即拜占庭城外位于不同方位的不能直接通信的多个将军,何以判断他接受的攻城命令是真实的?或远居边疆的百姓何以知道他收到的纳税税率是来自真实皇帝或政府的命令?

中本聪想出了一个天才的办法,即欲取得传输信息或处理事务的权力,此人必须先付出代价,在计算机领域最大的代价莫过于消耗算力,也就是你必须用算力先完成一道难题即哈希谜题,率先完成者方能取得传输信息或处理事务的权力,当然你付出了代价,亦获得相应补偿,包括系统给你的比特币奖励和处理事务的费用。当你赢得算力竞赛,即可取得原始数据记入账本(区块)并打上时间戳,而后来的胜出者则在验证前一区块的基础上,继续添加新的账本,由此形成一条均由原始数据形成的区块链。在这一过程中,任何率先取得原始数据的人如欲篡改数据,则面临不被后来者确认的风险,而后来者如不欲确认前面的原始数据,则亦面临被更后来者孤立的风险,如此逼迫所有人诚实。不诚实的代价不仅仅是损失已获区块收入的风险,更面临被排除在系统之外的风险。

此一过程可比拟为,先定下规则,取得攻城指令的各个信使展开一场百米赛跑,只有竞赛中的第一名才能获得将指令交与将军的资格。如此将军们知道,他们所获得的一道道指令均来自原始的攻城指令,未经过篡改,且将军还知道,只有将手中的原始指令迅速传给下一个将军,攻城指令才能最高效的执行。如此,算力力求更快,信使(节点)之间的传播力求更快,系统形成一个高效的自进化系统。

这样,无论是计算机中的多方执行多一事务,还是现实生活中的协同攻城,在有工作量证明的前提下,无须第三方信任,无须第三方协调,指令可顺畅执行。还可以看出,这里信使花掉的工作量,实际就是节省的第三方信任的成本。这个成本在现实生活中是无比巨大的,举凡银行、会计、中介事务所、政府相关部门、贸易代理公司......均是第三方。因算力消耗的能源,与节省的巨大成本相比,实在微不足道。

能量黑洞

区块链是有成本的。

区块链就是由一个个信使(节点)组成的网络,节点以消耗巨大算力或能量而取得记账权,同时以更快速度向其他节点传播,其中算力消耗的能量占整个系统消耗能量的最大部分,且巨大。因此,能量是区块链稳定的基石,区块链是能量网络。这是与 Internet 的根本不同,也决定了区块链的功能区别于 Internet 的根本之处。因为消耗能量,区块链保证了其上传输数据的不可篡改性,这是区块链的唯一特点,由此不可篡改性推演出万物。举凡现实生活的一切可计算化数据皆可上链。中本聪设计的巧妙之处是,一切数据的上链皆以交易(Tx)的格式进行,也就是任何一个数据的上链与链上传输均抽象化、数学化成一笔比特币交易,比如房屋产权的登记是一笔交易,房屋买卖合同的签订、房屋的过户亦是一笔笔不同的交易,至于货币如比特币则更是最简单的交易 UTXO,因交易(Tx)而将现实的可数字化人类生活全部上链,因交易 Tx 而连通万物,衍生万物。

现实生活中的交易是无比巨大的,其生成的 Tx 数量也是无比巨大的, 因而区块链中消耗的能量也是无比巨大的。大到什么程度?想象一下,现实生活中不直接创造价值的中介机构消耗了多少能量,则区块链亦将聚集与其差不多的能量。当交易全部上链时,也许 100 个三峡的电力也远远不够。是浪费么?非也,此处用了 100 个三峡,则彼处省下的远远不止 100 个三峡。

能量有集中或黑洞趋势。一个内部开放的系统总有不断吸收外部能源的趋势。吸收的外部能源越多,则能吸收更多的外部能源,形成正反馈,直至内外平衡。此恰似天文物理学中的黑洞效应,又恰似社会领域中的国家或国家领导人,一个国家或国家的领导人越开放,则这个国家越能吸引更多的归顺者,并扩大更多的疆土,所以你的心有多大,则你的世界有多大。区块链世界,那条最开放的公链,亦能产生黑洞效应,不断吸收外部能源,当然也包括外部的区块链,能量越大,则吸收的外部区块链越多,直至剩下一条能量最大的区块链。这条最大的区块链便成为类似 Internet 或地球,成为人类活动的平台。

注意,我这里说的区块链是指采 PoW 机制的区块链,至于采股权制 PoS 或所谓混合制 DPoS 等等的区块链不在本文讨论范围。PoS、DPO 机制,没有超越古希腊罗马的选举制、代议制,没有为解决拜占庭将军问题创造新知识,忽视之。

能量安全原理。万链归一在能量方面还有一个重要理由是 51% 攻击。51% 是指超过网络算力或能量 51% 的不诚实矿工有可能发起攻击,从而引起区块重组等重大事项,一句话不诚实矿工接管了网络。51% 本质上是一个经济学问题,即 51% 在经济上划不划算,非技术问题,与能量黑洞的自然形成过程不同,51% 更多的来自人类的主观恶意。故为防止 51%,系统必须集聚更多的能量,当能量足够大时,欲 51% 的人将根本不可能集聚足够的能量发起攻击。所以从安全角度,一条更有前景的区块链会激发欲诚实参与者的主观意愿,将其能量注入系统中,从而这条链的能量越来越高,最终往归一的趋势上去。

不过能量原理只是推演,只是趋势,因为说一千道一万,只要一个反证就可以证明万链不可能归一。比如目前,光比特币就分叉了三个大的独立链:BSV、BCH、BTC,更别提其他还有成百上千个链或币了,看起来,能量并没有集中,并没有形成黑洞的吸收效应,更谈不上将能量集于一条链防御 51% 了。

所以,还有下面的经济原理和法律原理,因为区块链这个数学物理上的能量系统,就其设计本质是经济系统,受制于经济规律,而经济须在法律范围内活动。能量、经济、法律三者相互成就,相互影响。

成本最低原理和可替代原理

成本最低原理,是指存在多个独立的系统可以处理同一事务时,经济资源总是倾向流向成本最低的那个系统。这个容易理解,人都是经济理性,只要资源能够在不同区块链间自由流动,为了赚钱,成本最低的那条链总能吸引最多的资源,又如果其成本是预期稳定的,即系统的低成本是稳定可期的,则成本最低的链最终会成为最大链。但最大链不一定成为唯一链,因为如果每条链都有其独特的、不可替代的功能,或者存在国家、行政区域、行业技术壁垒等等因素,则各链依旧可以独立存在,规模大小不同而已。故最大链如欲演变为唯一链,还需满足第二个必要条件,即可替代性。

可替代性,是指各链的功能可以相互替代。此种情形下,成本最低且功能最全的那条链就将演化成第一,又假如它居然能实现其他链的全部功能,则万链归于它。这条链存在么?存在的。如果你深刻理解了区块链的基本原理和基本功能,则当知道,这条链是必然存在的。当然如你理解比特币脚本的图灵完备性,则更能理解可替代性。

区块链的基本原理和功能是什么?简单至极。即前面提到的,实现数据在陌生人之间(即网络上)不可篡改的传输与储存,为什么不可篡改?其原理就是中本聪在比特币白皮书中阐述的 PoW 机制。当然要理解这一点,可能有些难度,可是如果不能理解这一点,就是没有理解比特币与区块链。从这个理解,可以得出结论,比特币就是区块链,区块链就是比特币,在比特币之外,不存在什么区块链。

将比特币或区块链与 Internet 相比,区块链仅仅多了一项功能,即在比特币网络上传输与存储的数据不可篡改。不可篡改,是比特币的全部核心、全部功用,以此而生无穷妙用。

如果承认区块链的功能是实现数据的不可篡改,则这一功能显然是可替换的,因为无论多少个区块链,无论采用什么共识机制、什么算法,如果最终实现的目的都是数据的不可篡改,那么无论采用哪一个区块链,最后实现的功能都一样,即是可替换的,此时具体采用哪一个区块链,则是经济学的另一问题,即成本最低问题,成本最低的将被选择。

我们可以看到,现实中的 ETH 可以实现发币,EOS 可以链上博彩,BCH 可以运行一些智能合约,还有些区块链声称可以法律存证,可以设置、转移证券型资产,但如深查,这些功能都是应用层面的,其与普通互联网、普通数据库、分布式数据库等等如有区别,其区别仍在于数据的不可篡改即去第三方信任,否则没有必须采区块链,采传统的互联网或数据库就可以了。因此从这些表面各异的功能或应用均来自其作为或声称区块链的核心功能—数据的不可篡改,既如此,当然可以替代。

进一步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区块链是以链上的工作量即网络节点的算力作为实现数据不可篡改的保证的,这就要求一切需要不可篡改的数据或数据哈希都必须发在链上,否则做不到不可篡改。凡现实经济需要不可篡改保存的数据,需要去除第三方信任的数据,举凡交易合同、交易凭证、发票、交易双方适时沟通信息、样本图片等等..... 如欲实现区块链,皆需上链,因此能够替代其他链的唯一公链必定是区块容量极大,能够容纳下全球数据的那个区块链。

这个区块链只能是追求链上无限扩容的那条区块链。目前看,最有可能就是比特币(BSV)。

当然,比特币 (BSV) 能否实现链上的无限扩容,能否实现成本最低,也就是能否成为唯一的那条公链,尚需实践检验。但有一点无需置疑,无论区块链如何演进,其内在本质决定了其必走向万链归一。

法律上的证据唯一性与权利唯一性原则

法律是促成万链归一的外在原因,因为法律是由国家强制力作为保障的,尽管今后有可能将部分法律权力如标准的诉讼规则编入区块链的代码中,但主要的执行力量仍然来自链外的法律机构。法律从两方面促成万链归一,一是证据的唯一性原则,二是权利的唯一性原则。

证据的唯一性。证据的唯一性是指原始证据只有一份,世界上不可能存在两个完全相同的事物。当区块链可以实现全球交易数据皆上链时,由于其不可篡改的本质特征,存于区块链上的电子数据将会成为法律上的原始证据。两种情况,一是各区块链互相独立,彼此无任何关系,则各区块链的数据均得成为证据,但同样的事物面临多份原始证据时,法律将会迫使用户选择累积工作量最大,公信力最强的区块链,加上前述的能量和经济原理,将从外部推进万链归一;二是各区链有共同祖先,系祖链分叉而来,如 BTC、BCH、BSV 等,由于各分叉链复制了用户的同样数据,因此法律上将出现同一份证据的三份拷贝,且三份拷贝均属原始证据,如果三份证据所要证明的事实出现差异,此时法律将面临选择,将对三份完全相同的“原始证据“作为效力判断,基于证据的唯一性原则,此种判断可能导致万链归一,否则法律秩序混乱。

权利的唯一性。权利的唯一性是指任何一项权利都是独一无二的,不能重复设定。比如一栋房子,只能设定一个物权,不能一房二卖;一份合同,只有一个债权,不能重复主张债权。如果说区块链上的数据是证据,则每一份数据又代表着权利,即所谓数据即权利。当多链并存导致证据的唯一性受到挑战时,则权利的唯一性原则同样受到挑战。第一种情形,各链各自独立,且彼此无任何关系时,权利的唯一性原则将受证据效力的影响,并与证据效力性共同从法律上促成万链归一;第二种即链分叉情形,此时权利的唯一性原则将发挥极大作用,并可能导致国家以强制力的方式只保留一条链,比如三个分叉链均登记有同一套房屋的产权证,三个产权证均是“原始证据”,房东出现一房三卖,哪份合同有法律效力,应当卖给谁,此时法律必须作出选择,最有可能的方式便是以国家强制力的方式不认可其中两条链而保留一条链,从而迫使市场作出选择,最后导向万链归一。

唯一公链

为什么比特币 SV 必定能成为唯一公链?因为它的成本是最低的。

我们现在看到的公链等都存在两个维度,一个维度是应用维度,一个维度是账本维度。在应用维度就是你所谓的应用场景,可以做什么事情,可以在什么生态里面做什么来用,可以用来支付,可以买什么样的东西,可以交换什么样的服务,这是应用场景。它并不需要你底层的链一定是什么形态它才能完成这样一个应用场景,你只要具备智能合约的功能,你只要具备账本公开、可审计、可查就好了。

接下来是账本层面,所有这些币的转移全部都需要在账本上进行表现、存储、验证,哪个账本的成本最低,又能满足用户需求的话,这个账本将会最终胜出。我并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找到另外一个成本更低账本来替代比特币 SV 账本。

那么拿打点钱包来说,打点钱包现在可以支持收 BTC 这个 token 了,这是在 BSV 上完成的,用户在转帐 BTC 的时候可以转到对应的 BTC 地址,然后打点钱包给用户发一个等额的 BTC token,这个 token 是写在 BSV 账本上的,那么我们就使用 BSV 的账本完成了一个 BTC token 的,在不同地址、不同用户之间的转帐。这笔交易链上完成,公开可查证,中间没有猫腻,更关键的是手续费极低。

在接下来的迭代版本里,打点钱包将使用这个功能,给大家提供使用 BTC 发红包的功能。你终于又可以以 1 分钱的代价来转 BTC 了,而且比使用闪电网络更加方便简单。

本质上来说,底层账本不重要,成本最低就行了,并不是说你的价值、你的币一定需要记在某一个账本上才行。这是值得很多做公链的人思考的问题;为什么我要做区块链,为什么我要做公链,为什么我要把这些联盟的商家拉在一起去做这个事情。

那么为什么 BSV 的成本是最低的呢?因为比特币账本使用的是 UTXO 的结构,UTXO 的结构就是你口袋里面的钱是不记名的,大家只要去验证,你这个钱从一个地方转到另外一个地方的转帐过程是否合法就可以了。我们在转帐的时候每次会花掉一些合法的 UTXO,生成了新的 UTXO,转帐完成,验证过程就结束了,非常简单、高效,它只对这个钱本身有效,跟用户、跟背后的账户是并没有关系,它很巧妙的把用户手里面的余额变成了一个通过你手里面的币进行加总计算,在个人本地就可以完成的过程。在这种情况下并不需要任何其他的人来帮你进行计算,每个用户可以以一种极低的成本在本地维护自己的钱包里有多少币可以用。

在基于账户系统里面的账本里面,你要想验证一个钱从一个账户转到另外一个账户,那么你需要对这个账户背后是不是有这么多币进行各种各样的验证,成本是非常之高的。而很多其它的共识体系,PBFT、DAG 等等的共识体系,其实他的每一个交易的验证成本都比比特币交易的验证成本要高很多,这在交易量尚少的时候并没有体现出来,但只要交易量剧增必然是成本极速上升的,并不能承载大量的交易。但是在交易量极大的时候,UTXO 账本的验证难度随着交易量仅仅是对数级别的,对数级别难度增长是一个很恐怖的事情,它是低于摩尔定律的,也就是随着摩尔定律的发展,这个成本只可能越来越低。因此比特币的账本可以有能力承载起一切交易、一切事物。

矿工负责维护比特币网络的安全,他们做的事情并不是说,为了防止大家犯罪,给每一个参与的人背后雇了一个保镖和警察,拿着枪指着你,一旦你出错我就把你崩了,这个成本是非常高的。现在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法律体系就好像是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如果你犯了错就把你抓到并对你进行惩罚,这是现在矿工做的事情。矿工在决定当网络上出现多个分叉的交易的时候,不同版本交易的时候,我应该选择哪一个交易而已。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矿工额外的安全开销被平摊到海量的交易上面的时候,你会发现在海量交易下每一个交易成本上升只有一点点,但是每一个交易都很安全,但是这些微小的验证费用又能够支撑得起矿工的安全成本。

因此开发者要更清晰的看一看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应用程序自身的交易、系统要如何去设置和其他的用户、开发者和应用保持更好的联系,不能再依靠广播、交易、过滤,把自己需要的东西保存下来。每一个开发者都应该把 SPV 模型从现在开始使用起来。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