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政府主义与乌托邦

加密无政府主义的渊源

不少人认为,比特币的发明背景记载于 2009 年 1 月 3 日的创世区块,“英国财政大臣正处在拯救银行的边缘”,即中本聪意图发明一种能够抵抗政府审查,进而反政府、反银行的非主权、私人货币。这也使得比特币诞生初期获得了不少无政府主义者的青眯。

这种加密无政府主义起源于密码朋克 (Cypherpunk),它是许多密码学先驱开创,秉持很积极的用技术为世界带来更好的改变的观念。Tim May 又在密码朋克的基础上提出了《加密无政府主义者宣言》,主要主张是保护隐私,利用密码技术一起捍卫隐私。做出贡献的方式,就是用代码去构建。

“写代码,是密码朋克的使命。我们深知,总要有人写软件来保护隐私。只有我们亲自动手,我们才能拥有隐私权,我们定会开发这样的软件。 我们将要公开发布我们的代码,让密码朋克战友们能够使用软件。 我们的代码,对全球所有人免费。 如果你们要封杀我们所写的软件,我们也毫不在意。我们清楚,软件是无法被销毁的,彻底的分布式系统永不停机。”—— 密码朋克宣言

当时正是 1984、美丽新世界担忧最为剧烈的年代。密码朋克们抵抗强权统治,寻求个人们自由,其秉着 “用加密技术构建网络隐私‘乌托邦’” 的理念,捍卫着互联网隐私和通信安全,也推动了相关学科和技术的发展。

但是很不幸,一些人走向了无政府主义的极端。朋克文化裹挟着言论自由、药品和性解放,不断拓宽 “密码朋克” 的行为边界。Tim May 在《Untraceable Digital Cash, Information Markets, and BlackNet 》一文中,就已经清晰地表达了对犯罪的接纳。加密无政府主义逐渐发展为一个以反对一切国家秩序,却又对于犯罪十分包容的集合。恐怖主义、儿童色情、洗钱、勒索…… 这些犯罪的行为成为了数字货币最初的支撑,并在 BTC (Bitcoin Core) 上获得了变现的渠道。

这些黑产也阻碍了比特币的大规模商业使用,阻碍了比特币走向光明的世界。其实本来这是一项能大规模商用,带来很多价值和积极改变的技术,在过去的十年里,因为和犯罪牵扯不清,比特币失去了这个机会。

当 BSV 去构建秩序,去引入一些现实主义,去通过设计的监管,来更好的治理犯罪的时候。这些打着密码无政府主义旗号的人,就不乐意了。就比如 CSW 诉诸法律,就激起了充满无政府密码主义的所谓币圈的不满。“你竟然叫警察!”

是的,BSV 不但是真正的比特币,也是真正的未偏离密码朋克本心的数字货币。

隐私和匿名

我们来看一下密码朋克宣言中对于隐私的观念:【电子时代,对于开放的社会而言,隐私是必不可少的。隐私并非秘密。 隐私,是你不希望全世界都知道的事。而秘密,是你不想任何人知道。隐私是个人的一种权力,让他可以有选择的对外部世界披露自己的信息。】

我们再来看一下 BSV 对于隐私的理解:【比特币有新模式。新的隐私模式非常简单。交易都是公开的,因为它们不与你的身份相连,也与任何特定的商家无关。重要的是,商家也希望保持隐私。竞争对手分析公司的能力导致商家建立多个地址,就像用户一样。】—— CSW | 比特币的隐私模型

在公开的社会中,让人有选择地对外部世界披露自己的信息。这是隐私的定义。但是密码无政府主义已经走到了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希望构建一个完全私下而非公开的世界。

当然很可惜,密码朋克宣言在提出时,并没有辨析 “化名” 与 “匿名”,在当时看确实没有太大差别,但是后续的影响,却显现了出来。

许多匿名币试图构建一个非公开的,交易处于私下而隐匿的链。并使得交易历史无法被核实。这种情况,实则,用户已经没有了分辨币的来源是否是赃物的能力。

要辨析的一点是,匿名,是一种权利。但是强制匿名,是对权利的侵犯。

一个必须要接受犯罪的社会,一定不是一个自由社会。

迷途重返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本聪是想把比特币与犯罪与黑产切割开的,可惜并没有成功。黑色产业迅速地和匿名数字货币走到了一起,不论是从技术上,还是观念上。Bitcoin Core 的开发者无法阻止这一点,因为他们是密码无政府主义者。这也注定它无法进入光明的世界。密码无政府主义影响下的匿名币会不断出现,犯罪也是始终伴随着人类社会。

这种发展理念上的根本不同,带来了 BSV 与所谓币圈的冲突,最近这种冲突比较明显,未来,这种冲突还会更多。但是我始终相信,一个自由的社会不是包容犯罪的。世界不完美,有很多东西需要妥协和构建,但是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比特币的发明目的根本不可能是抗审查。采用 PoW 去中化心化只是一种手段,一种解决计算领域中拜占庭将军信任的新颖手段,其不是为了抗审查。在现实法律中,比特币不可能抗审查。相反,为了应对审查,比特币的区块产生机制甚至设定了双哈希算法,通过双哈希,部分国家可以对具有特定内容的区块进行过滤。另外,在特定比特币被追踪到用于犯罪如洗钱、贩毒等时,可以被没收,此等案例已屡见不鲜;又,如果矿工参与或帮助洗钱等活动,则该矿工的计算设备甚至可以直接被没收,而矿工本人则可能追究刑事责任,此时更不存在所谓抗审查。

对于政府的此等审查,Bitcoin Core 所谓人人持有一份账本的树莓派思想是完全无能为力的。

一句话,Craig 博士认为,比特币从一开始其设计目的就是在法律范围内活动,其从未将之设计为密码朋客产品,从未将之设计成在法律之外、在暗网之上运行。比特币不是反政府,而是让政府更诚实地工作;比特币不是反银行,而是让银行更高效、更低摩擦地工作。

比特币的理想世界

通过区块链技术的推进,我们可以抽掉很多事物存在的根基。用更好的东西去替代它。然后拓展到链下的治理。BSV 的无限扩容,给了其存储的能力,不仅仅是存储本身,更是拓宽了不可篡改的记录的范围。其能覆盖到更多的东西,更大的范围。而记录和公开,就像阳光一样。阳光存在的地方,犯罪就难以存在。公开的阳光会消除治理中的暗箱操作,永久追溯,责任清晰,手握权力的人就很难做坏事。

BSV 的理想世界的达到,并不是无政府的,而是用阳光编织一个笼子。

你,我,构建者们,用代码,去一件事一件事地创建阳光。这一道道阳光就会逐渐汇聚成笼子的筋骨,而最终,随着技术的更加完善,一切得以被更好的东西所竞争,所取代。

而区块链上更是使得大范围的用脚投票的直接民主成为可能。民主和自由是矛盾的,不过在用脚投票上,二者终于能够融为一体。这就是我所理解的 BSV 的理想世界了。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