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与结算

人们过多地关注确认而非交易本身,

比特币(或通常说的区块链)改变了贸易的完成方式。比特币去除了中间人或中介的必要性。中间人系统充当了结算与清算的功能。

在过去,一个交易以典型的两个步骤完成。第一个步骤是签订买卖协议。在比特币中,这是系统用户一方的点对点。个人或公司可以与另外一个人甚至是交易所完成此一步骤。这允许数字商品及通证化产品包括证券在内的无缝和整合交易。此与现行的金融与贸易系统并无二致。当前,电子商务的销售亦存在数字化通证的运行。

比特币不同于这些的是,它解决了系统第二层的发行以及清算与结算。

清算所的存在是为了保证在节点交易时不会导致数字产品或通证的双花。

比特币是通过交易的结算步骤来解决此一问题的。一项买卖中,Alice 和 Bob 达成交换 100 个特定数字产品的协议,也就是,Alice 欲以美元计价的通证交换 Bob 持有的股票。

协议是资产转移与支付的相互承诺。

此时,比特币和 “区块链” 的概念来了。交易的第二步骤叫结算。通过银行或交易所,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并进行商品交易。交易双方签订一个交换契约,承诺转移一定数量的有价通证,并按约定执行协议(此处执行,指交易双方的执行)。

通常,我们发现中间人促进并完成了交易的每一个步骤。一个节点交易应当包括无中间人时的直接销售或场外交易。基于通证销售的 ICO,与此并无不同。ICO 或其他通证是由中间人或直接的交易所进行销售的。又,此等执行过程与销售任何商品是相同的,也与交易所销售全部证券或非商品化的钱及票据完全一样。银行开具信用证,在单证相符时促成对受益人的远期付款。

这也适用于不需要直接以物换物的期货代理商、证券交易所或其他交易所。

我们可以把这些步骤叫做通证市场的前端,此处通证指证券、债券或可交易的商品。电子账本和电子交易所并不新鲜。目前,无纸化的债券和股票已相当完整。这些记录于计算机的数据就是通证。当前通证的使用已相当普遍,电子商务的起源可上溯到 1980 年代。市场上的电子商务地面工作人也日益被电子交换通道所取代。纽约证券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及其他交易所,都是在交易通证,在一定形式上,与任何 “加密货币” 交易所都是类同的。

比特币(或其他 “区块链”)不会也不可能取代“前端” 过程。买卖指令的完成就是这样的前端过程。比特币(或曰区块链)在于帮助消除 “后端” 中的中间人阶层。

后端中完成的那些指令引入了交易的下一个步骤 --“结算”。在区块链中,此一步骤由矿工或 “节点” 控制。矿工充当了分布式的清算所和结算功能。就一项数字资产,资产在完成实际转移时,也意味着结算。对于证券化的,可作为通证交易的商品,承诺转移资产的结算动作可在区块链上执行,但是对于物理性商品的最后结算,需要后端的结算功能。

对于金融性资产、股票或证券交易,区块链可以去除对清算所功能的需求。

这就是后端。也就是,区块链完成了通证或电子化资产的实际转移,如同清算所完成现行交易所的通证化资产的转移一样(注:一切电子化发行的资产都叫通证,这是 1980 年代以来就存在的条款)。

中间人在后端的功能是保证资产转移的权利得以实现。投资人在达成资产交换协议后,应当被保证分别收到对方的资产,也就是,所有的交换和资金应当清算和结算。

后端的功能被忽视,也常在普通公众的视线之外。

后端功能在于保证被发行资产的投资人可以享有不必关心所持资产的质量、市场性、流动性或风险的权利。后端还提供了交易垃圾债券、一美元元以下劣质股票与交易 AAA 级主权债券或 500 美元一股优质股票的同等权利。

区块链,就象结算中间人一样,只是提供一种机制,以保证投资人在交易时的权利。

比特币,实际上就是任何区块链,在交易中充当了后端中间人的角色。

中央证券存托机构包括 DTC(存款信托公司)、中央对手方清算制度包括芝商所的清算所,LVFTS(大额资金转移系统)和美联储等等,都是区块链将要取代的中间人实体机构。

没有一家后端实体在市场交易中有位置。它们提供的是市场交易的渠道,促进前端交易执行,担保结算,担保权利及资产在交易主体间的转移。

比特币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取代前端功能。它起一个补充作用,允许一个更简单、更划算和经济可行的方式完成前端交易。

比特币(或任何区块链)添加了一个私人层允许后端流程化。常犯的错误是比特币取消了所有的中间人,比特币不会,一个区块链也不会作出这种夸大的承诺。后端的流程化,及有能力为电子化权利提供一种全球化的无缝、整合的清算与结算功能是无与伦比的革新。有一种观点认为比特币允许无规则、无监管的证券交易,这只是一种在 “民主金融” 外衣伪装下意图以虚假和无效宣传来从事非法投机生意的大而不当的愚蠢理论。需要注意的是,清算所是不用考虑正在交易的资产质量的,正如 N.Aubryr 在 2008 年所言,欧洲的金融管道就是如此。

在金融系统中引入区块链不会影响、削弱或在任一程度上减少前端功能对监管和控制的需求。实际上,比特币简化了交易调控政策在金融市场中的运用。添加日期、定义交易所的功能允许市场参与者简化合规性需求,而提供服务的同时允许参与者更快、更低的成本的清算则降低了“前端“市场的成本。其结果是提高了国内及国际贸易与交易的流动性。

我们可以按如下描述这个过程。假定 Alice 与 Bob 之间发生了一笔以美元换苹果公司股票的交易,比如达成了 Alice 按一股 150 美元从 Bob 手中购买 1000 股苹果股票的协议。这个交易在前端达成协议后将在后端完成清算。前端,无论是 OTC 还是在证券交易所,引入区块链后不会有任何变化,交易更快,结算无延迟,但是交易过程存在于比特币(或任何区块链)之外。

在传统的场景里,清算所和结算功能是为了保证 Alice 存入 15 万美元而 Bob 则放弃 1000 股苹果股票。后端可以保证 Alice 有可支付的资金,同时 Bob 有可交付的股票,且对这些股票拥有权利。以允许交易所完成交割。

比特币简化了后端过程。它允许 Alice 将资金放在一边而进入结算功能,以直接或原子交换方式获得 Bob 的已验证资产。系统的匿名性质意味着仅有交易双方及与交换或交易相关的主体知道 Alice 与 Bob 的身份。交易者的身份不可篡改地记录于区块链,价格的任何变化都具有法律效力,当违反法律或规则时,允许提醒股票交易者。

Bob 和 Alice 在数分钟内直接完成结算,整个过程没有成本,没有上面人,没有浪费地加入第三方清算所。这就是比特币引入和进行的过程,也被其他区块链在模仿。

前端和后端

金融交易的前端远不同于后端。前端包括买卖证券或商品的一个合同交换。后端在传统上是基于一个已在前面完成、已经关门的关系。这种关系以账户的形式持续存在于中间人处。中间人所享有的权利和承担的义务不与任何特定时间相关联,也不与任何交易合同关联。前端表明买卖双方正进入一个合同关系。

后端通过中间人之间改变关系。例如,Alice 通过摩根. 斯坦利出售苹果公司股票,摩根. 斯坦利用这些登记的股票在 Bob 账户上记账,后端交易就是账户的转移,即摩根. 斯坦利在 Bob 的贷方账户记入与 Alice 借方账户同样的数额。这样,Alice 在摩根斯坦利的账户余额减少,而 Bob 相应地增加。

同样的过程被区块链取代。不同于摩根斯坦利在他们的网络清算所中完成与验证账户功能,比特币允许账本直接同步与维持。

一个智能合约甚或一个简单的模板式交易都在区块链外完成协商,然后使用区块链进行结算,以保证交易是有效的(验证发生于挖矿过程),没有双花发生(诸如试图将同一份股票进行二次登记)。

比特币通过保留登记而充当了后端系统。用户通过签署加密消息而保存了被验证记录,该记录存于账本上。

比特币是 “一次写入,多次读取” 的账本。这模仿了许多现行的账本数据库。如果发生错误,账本可被修复,但回滚操作亦被写入以提示错误。

对于公司发行的通证化股票,如果法院判定某次特定的股票交易无效,比如交易对象受限,则即使是不可篡改的账本,公司仍能改正之。

这一过程是通过公开回赎。虽然交易各方对公众而言是匿名的,但公司或组织仍保留账本与记录,可以进行公开回赎交易。

比如,Alice 出售给 Bob100 股苹果公司股票,但是法院判定 Bob 无权持有该等股票,该交易可通过无效交易而回赎。

如果 Bob 不签名交易致使回赎不能发生,则公司可简单地在注册表上签署一个正式的废止声明。此时,尽管 Bob 仍有加密账本的入口,但该入口不关联任何权利。Bob 不能使用这个回购商品,不能出售,因为任何销售行为都是无效的,注册表将永久提示不仅 Bob 的入口而且由此发生的任何交易树都是无效的。

区块链允许引入简单的 “撤回“表格。如果一个注册或交易的” 撤回“是无效的,可能导致 Alice 对公司发起法律诉讼。

尽管区块链的记录不可篡改,如同 WORM 或一次写入多次读取的账本系统,但记录并非不可变化。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