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本聪愿景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Louise Brandeis 写道:

“公开被评价为治愈社会与工业疾病的良药。据称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灯光是最有效的警察。”

比特币是最有效率的系统,它将帮助我们消除不诚实和欺诈。我创造比特币不是为了制造另一种黑市毒品货币。电子黄金(E-gold)和自由欧元 (Liberty Euro,自由储备银行提供的一种数字货币) 才是这种错误导向,它们曾经运行良好;它们比任何区块链都做得更好。很少有人能理解的是,任何由个人或团队运行的系统都有可能成为被攻击的目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时机成熟时,那些违反法律和带来破坏的人终将接受法律的制裁。

比特币给加密货币带来了一些新东西,但不是去中心化,那只是发展过程的一部分。实际上,自由储备银行有 30,000 个左右的法币通道,比现存的以区块链为基础的加密货币空间更加去中心化。比特币最重要的是留下了一个不可篡改的证据线索记录,即区块链。比特币的设计是,如果你试图删除证据线索,最后将遭遇 Zcash 那样的问题,即无法确定流通中的货币数量。更重要的是,洗钱及反洗钱 (AML) 法的存在将使得所有上行和下行通道都被纳入监控。因此,只要涉嫌犯罪,数字货币的追踪可以变得非常简单。

比特币是一个纯粹的经济系统;它可以用来打击犯罪,但不会绕过或破坏普通个人的隐私。如果交易导致比特币受到污染,执法官员可以在交易所和其他上行通道询问不同货币的持有者。区块链重要的设计在于扩容,像 Tor 那样的网络因为增加了太多的层级,复杂而低效,从而拖累了系统。

那些在比特币的设计之外探索的人尝试创造与比特币相伴的替代品,比如闪电网络。此种系统纯粹是为了丢失和销毁记录而设计的。资金的匿名形式将成为被法律取缔的最直接原因。如果一个系统违反了反洗钱规则,则政府可以对运行节点的主体采取行动。像闪电网络之类的系统,其节点并不能任意加入和离开网络。这与比特币完全不同,闪电节点需要全天候与网络保持连接,这些节点也成为了执法人员的天然靶子。

不可否认性

如果有些人试图告诉你,他们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创建一个无法取缔的系统。他们将这种白日梦称作 不可否认性,但现实是,这是一个乌托邦式的梦想,不可能实现。无论如何,你都可以否认一个签名。它可能是在胁迫之下签名,也可能是有人偷了你的私钥 -- 总之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你有效地否认某件事。重要的是,你不能从技术上否定它们;它们是法律运作的一部分,而且关键的是,有能力证明你并没有签署某项东西是一种人权。而法庭通过不利证据倾向另一方:比如说,如果你声称没有做某事,但事实证明你做了,你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在加密货币社区内发生的许多事情都是对法律和西方文化的微妙攻击。

比特币使用了一系列的化名密钥。它可以创建各种派生密钥,以证明密钥和所有派生密钥的所有权,但密钥并不能证明身份。没有办法用密码学方法来确切地证明身份。更重要的是,也不应出现这种情况。个人可以向证书授权机构注册,以证明和声明对某个密钥的控制或所有权。这个过程提供了证据,但并不是证明。

在未来,在比特币的世界里面,个人将创建与其身份关联的确定性分层密钥。即便如此,它也只是证据,而不是证明。如果持有一个私钥就可作成为确定的证明,而不只是一个证据的话,那么我们是在推行一种比强迫地球上每个人都携带身份证更严厉的制度。在比特币,一个组织可以创建身份和化名身份,允许在不链接的情况下使用个人服务。这样,身份将被防火墙隔离,每一系列记录都与其他组织隔离开来。

证明的性质是:个人有权选择如何为特定案件提供所需证据。如果他们需要在法庭上证明某事,给法庭提供足够证据即可证明某事的确定性。如果一方当事人寻求证明货物的所有权,他们可以在无需关联更多必需信息的前提下达到此证明目的。这就是隐私的本质。当警察和司法机关调查洗钱行为时,他们可以调查个人并追踪资金的来源。人们没有看到混币器的问题是:财产来源法律是客观存在的。如果现在,你被发现拥有数十万美元,但不能解释来源,它可以被没收。比特币无法阻止资产被没收。如果你有别的想法,应当看看已经发生的许多案例。数以百计的罪犯已被没收了比特币。

去中心化

不是去中心化的节点使比特币变得强大,而是去中心化的权力使比特币变得强大。在比特币中,只有协议稳如磐石时,才能达到这个结果。如果一个矿工想要修改协议,需要所有用户更新节点软件。简单支付验证 (SPV) 允许用户确保矿工不偏离。如果一个矿工发生了偏离,比如,添加了一个新操作码,SPV 节点将判定添加无效。因此,即使矿工通过哈希算力实现了远远超过 50% 的网络控制,除非矿工说服网络用户迁移到新协议,否则也不能控制网络。

现实是,像“核心币” (BTC) 或者以太坊 (ETH) 背后的一小群人确实控制着协议,并可以迫使用户升级。这些系统就像比特币的伴行幽灵(doppelgängers),但不是比特币。实际上,他们正在颠覆开源代码结构和投票系统的使用,以隐藏领导层的行为。他们虚以委蛇,混淆法律责任,以分布式权力为幌子。真相是,比特币只有在系统无法改变时,才能去除权力,才是分布式的。有能力改变系统,有能力添加新的操作码,有能力以任何方式改变协议......这是存在于比特币或任何区块链中的权力结构。

那些管理着各种替代货币包括虚假比特币 (BTC) 的人,总是试图转移这个事实,即他们控制着各自的系统。他们试图说明,是矿工控制着协议,但是却不能说明,实际上,是他们使用了华丽的辞藻来改变协议,比如把改变协议称为 “毒丸(poison-pill)”,这种改变设计成一种软分叉,让以前的版本无法兼容。在这里,对网络的更改可以不经投票或通知而得以实现(这里的软分叉是指以下情况:旧节点接受新区块,新节点不接受旧区块,且新节点算力大于50% - 译者注)。

控制协议的一个小组做出的决策影响到系统的所有用户。当正常工作时,系统的用户社区看不到任意更改协议可能导致的问题,以领导权代替所有权,但与此同时,它也将所有不好的决策或错误转嫁给分布式系统。

比特币如想成功,协议必须是稳定的。软件的新版本可以在不改变底层协议的情况下开发和创建。在过去的 20 年里,TCP/IP 在协议层面上几乎没有改变,然而,它已经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并且通过更有效的软件实现获得了巨大的收益。为了让比特币发挥作用,协议需要固定下来,并且稳如磐石。一个稳如磐石的协议向开发者和企业发出信号,他们可以进行长期投资。

诡辩式的修辞会告诉你,比特币的设计初衷是制造一种抗审查的货币,然而提出这种论点的人却有权力让交易无效。同样的人有权力改变协议,让特定的软件实现变得无效,并将人们赶出这个行业。有了一个稳定的协议,正如我在近十年前指出的一个稳如磐石(set in stone)的协议,则没有人能够决定谁可以或不可以在比特币基础上进行建设。

所有主要的社交平台 ---Twitter,Facebook,甚至 Google--- 都已经被所谓社会正义战士渗透,他们试图摧毁精英管理,让世界变得平庸。他们称之为多元化。 但真相是种族主义,憎恶同性恋,性别歧视,和其他任何令人反感的主义。 Twitter 的增长道路已经结束,用户基数正在缓慢下降。原因是你不能同时服务于两个主人。组织尽其所能做到最好,服务最好,否则就可能输给市场和资本主义。正如社会主义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它不能衡量人们在社会中的价值,许多组织现在发现,它们将无法在平庸的渗透下生存。

元网(Metanet)改变商业

YouTube 和 Twitter 这样的平台已经被大量平庸者渗透,他们试图用社会正义斗士和有关社会主义的传统方法来证明自己的立场,并且用恐惧和审查的威胁来操纵立场。如果同样的手段不起作用,他们就会用喷子淹没社区,迫使放弃。当你屏蔽这些人时,他们会大喊不公,说受到了审查。

事实是,他们进入了你的财产,你的私人空间,然后,当你赶走他们或试图赶走他们时,他们会大声召唤他们的平庸同盟。他们不建设;不创造;他们破坏别人的工作,并试图阻止你创造。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你所做的一切让他们看起来更低级。每一次你创造一些新东西,就会展示他们不能创造多少东西。所以他们要进入你的空间、你的财产、侵犯你,驱赶你的朋友和盟友。

与之类似的是,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晚宴上,开始抱怨一切,大声说你做的一切都是错的,然后厉声尖叫,说他受到了压迫和审查,因为你在自己家里不会听他说话。

但是,我们可以夺走他们的权力。有了元网(Metanet),个人和团体能够创造一个交流的场所,在那里可以安全地排斥滥用权利的人。这样做不是审查,而是言论自由。你没有权利侵犯别人的隐私,也没有权利要求别人做你的听众。我们可以排除此类人,并允许其他人参与讨论、交谈和沟通。这种方式下,喷子们接管不了社区。重要的是,它允许创造一个合法和开放的空间,而且可以同时制止谎言和谣言的散布。人们将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言论自由不包括匿名侮辱,不包括诽谤。你有权发表意见,但无权在没有证据下胡编乱造。现在,制造假新闻和散布谎言的能力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们在匿名世界里找不到恶意攻击的责任承担人。未来,可追踪的微支付将能访问到每个责任人。人们可以按照自己意愿创建社区。如果一个社区选用化名,并且不核实社区成员的身份,他们可以这样做。但同样,如果一组人只希望排除掉曾经攻击过某成员的用户,或者排除掉持有与其他成员异见者,那么,也可以创建这样一个组。

政府

比特币是远离无政府主义的。它不阻止政府,只是让政府更负责任。追踪的能力和可追踪的钱、对腐败和非法外贸的限制及报告改变了政府的本质。比特币能够在政府部门分配资金时及时核算支出和报告结果,从根本上改变了代议制政府的性质。在未来,可以限制享受福利公民的购买对象。可以限制针对房租和食物的税收,并确保人们给孩子们提供教育,如果他们不这样做,那么他们的福利待遇将受限制。

比特币并不能阻止政府;它让社会的生产者可以监督钱的去向。如果人们不申请工作,他们的福利支票可能会自动失效。商业可以接受用福利支票购买健康食品,但同时也可以拒绝用这种支票购买奢侈品,如酒、甜点及棒棒糖。它把控制置于此等情况。

政府发行的债券和融资方案可以被监测和追踪。在一个代议制社会,可以允许系统的参与者选择如何花费他们提供的钱。在未来,智能合约可以允许来自社会各个方面的有条件支付。智能合约和灯塔协议将取代现有的许多无用项目,人们常常认为这些项目无法真正资助他人。公地悲剧将被控制,并转为所有,这些地区的成员可以从好好维护这个系统中获益,并能追究滥用该系统的人的责任。

一些其他计划...

在数字网络世界中,通过控制叙事权和侵犯个人财产,那些没有权利参与交流的人可以关闭讨论。因此,少数声音设定了一个社会其余人不希望看到的议程。他们可以列举他们的担忧,他们可以呼吁他们的问题。我们听到了欺诈的呼声,然而通常是他们寻求推动一个便于欺诈的系统。在未来,比特币将为所有组织和政府提供一套单一账本 -- 这在地球世界中从未发生过。

我们处在变革的边缘。我们处在一个监控技术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全面的世界。要么我们选择隐私,要么我们失败而接受其他选择及后果。无政府主义不是选项。 在无政府主义下,所有人都没有想要的隐私;在无政府主义系统下没有法律,所有人也没有权利要求隐私。在这里,强者,强权和强权意志主宰一切。

就像圆形监狱系统一样,我们的一切都被一个中央机构审查,没有什么是隐私的。比特币改变了其中的平衡,改变这个系统的力量来自于改变腐败和欺诈的力量。我们永远无法消除腐败与欺诈,但是我们可以消除对它们的激励,使腐败和欺诈的成本变得高昂,从而减少它们。

当人们看到短期利益时,便寻求炮制谎言、推销谎言。他们希望推广非法暗网,并通过允许洗钱来赚钱。他们推高、贩卖那些从稀薄空气中轻松制造的骗局,但除了稀薄空气,一文不值。随着我们建造比特币和元网(Metanet),将看到一个新世界在进化。 一个真实的世界,一个隐私的世界。

这是我试图带入存在的世界,一个建立于经过时间检验的价值观基础之上的世界。一个基于 优秀品格(merit) 的包容世界。

当人们谈论比特币的设计是去中心化时,问问他们是什么意思。让他们解释和定义一下他们所使用的术语。如果他们说这是关于权力的去中心化,那么唯一的产生方式便是任何区块链的协议是稳定的。问问他们协议如何演进,谁是看门人,谁有否决权。没有深入研究这个问题,没有定义所用的术语,我们便陷入了一个蛋蛋人(Humpty Dumpty,英俚语,指又矮又胖的人 - 译者注)世界,在那里人们寻找用流利还是含混的方式设定词语的意义。比特币稳如磐石(Bitcoin is set in stone),这是让它成长、让商业接受的唯一途径,而且重要的是,这是围绕比特币、使之成为一个基于精英开发的系统的唯一路径。

如果有人谈论想要一个平等的世界,问问他们 平等 是什么意思。是否意味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或者,是否意味着结果平等?如果他们追求的是结果平等,问问他们为什么一个人应该为其他懒惰的人更加努力工作。问问为什么那些牺牲的人,那些花了几十年在大学里学习、能够提供生产性产出和增长的人,应该为那些坐在家里或者甚至那些研究研究新自由主义艺术然后期待饭来伸手的人支付。比特币是一种精英体制。那些喋喋不休、宁愿辩论和抱怨也不愿冒险和行动的人不会这么认为,不过他们也只有能力喋喋不休。

通过比特币,我看到了一个各系统相互竞争的世界。我看到个人、地方、州和政府都在全球范围内竞争。不像我们现有的系统,GDP 提供了一个错误的衡量标准,把犯罪和破坏等同于食品和健康服务的生产,我们将有一个衡量期望结果的系统。比特币将淘汰那些将创造人为资产等同于创造可交易货物的系统。2008 年,在冰岛这样的国家,银行利用欺诈手段无中生有地创造了资本。Alice 把她的猫标价为 10 亿美元,然后卖给 Bob,而 Bob 则把他的估价为 10 亿美元的狗卖出去,然后他们相互借贷。如此,创造了价值 40 亿美元的人为资本。同样的情况今天仍在上演,且更糟糕,这也是 Tether、 ICO 和名为数字货币交易所实为投机商行等等事物存在的基础。所有这一切都终将结束。

这就是我的愿景。这就是中本聪的愿景。

我们的愿景是改变世界如何进行所有交易的方式 – 使用区块链分布式和分散式的分类帐以不变的方式按时间顺序记录交易。为了建立这个新世界,我们的数学家,科学家和工程师正在加强我们先进组合内所包含的工具,方案和应用程式。这些创新将加速区块链在金融和法律服务,娱乐和媒体等行业的采用。这是我们当下已在实现的愿景。

我们即将改变一切。

Craig S Wright, aka Satoshi Nakamoto.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